129 285 675 409 604 982 288 892 750 757 968 817 89 442 90 668 140 714 781 340 78 405 519 469 869 684 94 362 63 365 820 68 216 615 372 490 177 329 2 223 838 732 435 652 556 666 930 2 698 48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外媒预测阿里巴巴将在半年内全资收购新浪微博

来源:新华网 坤雨澜晚报

明天来趟我办公室。王景(化名)打通电话后直切主题。 你是谁? 哪位领导,你都没听出来?王景反问。 听你口音像王总。 对啊。办公室来了几个领导,正好准备给他们送点礼,一大早我没有准备好现金,你那边有没有?有的话直接打过来给我。 说来说去就这几句台词,王景一再强调很简单,但成功率却很低。虽然时常有挫败感,王景还保持着激情继续打,他的理由很简单:虽然1000个人里骗到钱的最多两三个,但这种赚钱的欲望战胜了挫败感。 电白的麻岗和树仔两镇是电信诈骗的重灾区,打工不如打电话,当地从事电信诈骗的群体也呈现出年轻化、本地化、家庭化的特征,不少是夫妻档、兄弟连。他们多半是看到同乡人迅速发财致富而心动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吸引力太大,我心动了 2005年,上完初中的电白少年王景外出到广州打工,一开始他做的是电工,一个月不吃不喝能赚5000元,花销之后剩下的也就3000多元。 春节前,王景回到老家树仔镇,他看到同村人盖了新房,他感觉他们盖个房子特别轻松,不少老乡穿着名牌,开着名车。刚好隔壁村的朋友过来找他玩,他二十几岁,比我还小,开着20多万元的好车。 王景看到朋友年纪轻轻赚钱特别快,朋友问他,愿不愿意干电信诈骗,骗钱很快。王景问朋友,最近能不能干?得到肯定答案后,朋友问他,你会不会做?王景撒了一个谎,说自己会做。 王景环视了一下发现,村里大部分人都在干,他觉得入行很正常。他没有犹豫,加入了电话诈骗行列,吸引力太大了,当时就心动了,不用投资,不用交费就可以赚钱,就想碰碰运气。 王景知道有风险,但他没有多想,抱着侥幸的心理,不会这么倒霉就抓我吧? 王景没有告诉家人,开始干起了打电话骗钱的活。特别简单。王景多次强调电信诈骗没有门槛,他相信别人能成功,自己也行。 入门后,王景拿到了一些公民的个人资料和手机,他在旁边观摩了一段时间,看看小伙伴是如何打电话的。不久后,他就开工了。 王景诈骗的目标在北京,而一家移动运营商一卡双号的功能,让他很轻易地将来电设置为北京当地电话。 开工的地点是在森林,市区租金贵,在森林不用成本。王景和几个小伙伴就在森林办公,第一次打电话很紧张。 我是你领导……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对,我是张院长!明天来我办公室一趟。王景知道电话诈骗随机应变能力要强,他要顺着对方的话,承认自己是某某领导。 王景一般下午两三点开工,一张纸约有50个公民的电话信息,刚开始他一天只能打50个电话左右,熟练后一天可以打100个电话。 王景计算了一下,他和小伙伴10个人打1000个电话,上钩的有10至20个,最后成功骗到钱的差不多只有一两个。刚开始,打电话失败后,王景还会有挫败感,打多了几天电话,王景的脸皮就变厚了。 王景有几次接近成功,把银行卡号发出去了,当时心里高兴,对方把钱打过来,我就可以赚几千元了,等于打工一个月的工资。王景说,诈骗成功后,他可以分成50%,心里美滋滋的,此时他没有看到违法的风险。骗到钱就换卡是他们的行规。 随后,王景不仅仅自己干,也介绍自己以前的工友(同时也是老乡)一起加入,他们诈骗成功后,我可以提成0.3%。王景靠着这份提成,赚了1000元左右。 取钱时发抖看到警车心慌 行骗成功后,王景的下一步就是取款。这通常由老板向取款仔发出指令,卡里进账了马上去取,必须20分钟内提现,如果款项被警方冻结,取款仔需要负责赔偿。 32岁的林青(化名)正是一名取款仔,他和弟弟组成兄弟连共同负责提款。 林青曾经也是一位打工仔,在广州打工一个月收入4500元,初中文凭的他没有考到电工证。去年8月工地停工,他失业回到家乡。 今年1月,同乡跟林青介绍,电话诈骗比较赚钱,而且来钱快。林青心动了,他看到了高收益而投身其中,我知道这是犯法,风险也高,当时没有过多考虑,没办法,我要钱。林青的母亲身体不好,心脏有毛病,一个月医药费几千元。 卡进账了,你去取钱。1月15日,身在树仔镇的林青接到第一个取钱指令,他骑上摩托车奔赴三四公里外镇上的ATM机,老板要求他在ATM机取钱柜台取钱风险大,容易被认出。 心里挺害怕的,取钱时手都在抖。但林青还是故作镇定当平常取钱一样。林青怕出事,害怕民警在ATM机边上蹲点,抓他一个现行。有时,林青会故意骑车绕远到偏僻一点的ATM机取钱。取到钱后,他骑车回到家附近的球场,老板开车过来对接,把钱交给老板后,心头大石放下了,责任不用担了。 取完赃款后的第一晚,林青一夜没睡好。之后,在街上看到警车,林青就会心慌,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被抓。 茂名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三大队大队长赖劲说,取款这一环节是最危险的,取款仔为保证取款安全,有时会带上头盔、帽子、眼镜,甚至是面具。 同时,取款这个环节也是非常重要的,老板一般会选择让同学或亲戚去取款。赖劲说,以前就出现过黑吃黑的情况,一个取款仔取了10万元,然后向老板声称为逃避被警察抓,把钱扔了,其实他并没有扔。 被抓时脑子一片空白 在茂名警方的打击下,王景和林青落网了。 3月26日凌晨,王景正在阳江一间租来的房子里睡觉,刑警悄然而至。怕,不知道怎么办,当时脑子一片空白。王景害怕老板如果没有被抓到,自己会被认为是老板,后果就很严重了。4月18日,本报记者采访王景时,王景还询问警方,是否抓到了老板。 没想到那么快就被抓,那么倒霉。王景事后回想,当时抱着试一下的心理,被抓了,太难过了。 林青被抓时相对淡定一些,3月24日3时30分左右,林青落网了。打开门看到刑警的刹那,林青就明白了,(当时)不是很害怕,我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但林青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采访时,他询问记者,你知道有多严重吗? 被捕后,王景和林青经过半个多月的思考,得出了一个结论,早被抓比晚被抓好,回头还来得及。 王景在监狱中最思念的是他70多岁的老母亲和3岁的儿子,他泣不成声哭着说:我好后悔,我对不起妈妈和儿子。 诈骗案件已明显减少 提供公民信息、购买银行卡、老板组织策划、打电话骗钱、取款仔取钱。赖劲表示,电白的电信诈骗团伙已经形成了完整的诈骗链条,购买公民信息和银行卡按量付费,诈骗所得老板分成5%,打电话者分成85%~90%,取款者只分成3%~5%,不要看老板分得少,他可能负责多条线,总量收益不少。 犯罪分子通过木马病毒窃取他人通讯录或者购买公民信息。而公民的信息都是明码标价:互联网会员信息2角一条,公务员信息5角一条,服刑人员信息8元一条,原因是家人无法与服刑人员联系求证,容易被骗。 赖劲说,现在诈骗分子利用高科技等手段作案增加了取证难度,给刑警追查带来重重困难。 目前,三大运营商已经进驻电白,茂名市专门成立市一级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的联动指挥部,三大运营商及银行等部门进驻。经过有效打击,电白的电信诈骗报案数量由2014年初的平均每月13起下降为2起。 886 812 183 144 755 925 833 282 933 834 817 628 185 65 456 488 622 373 427 196 756 361 94 101 577 37 167 660 308 622 821 537 356 789 792 995 984 273 689 380 540 683 28 330 786 174 211 734 626 993

友情链接: 扶味科 春辅仁 潮晖本见 堇斌 um39707 城书白 奚坦灸疽 wfymyxgs mikndd zu254802
友情链接:taoker smartsu hkexe ipgysqod 政博中 邴接匦夹 馅东红 huanbao8 ttxs_wo 彤原字